为美好而来,孔雀城十里湖光,心之安处,就是吾乡

天地寒彻,腊梅沁幽,车马仆仆而过,一年劳顿的你,正是心念乡关。回家的路,只在眼前脚下,而性灵之乡,又在何方?回望古代高士的性情深处,无论身往何处,他们更加求得的是心安何方。这,便是文人思想文化中的一抹乡愁。而一方幽幽联院,则足以安顿此情。

联院对于中国人而言,除却本身物质空间的属性外,更是一种足以栖心的精神家园。作为东方生活审美的一种方式,深庭佳院,每每渗透于文人的生活起居,以及诗书画意之中。『结庐松竹之间,闲云封户;徙倚青林之下,花瓣沾衣。芳草盈阶,茶烟几缕;春光满眼,黄鸟一声。此时可以诗,可以画,而正恐诗不尽言,画不尽意』。联院,上升为一种意象,成为人们生命的最佳载体。苏轼词曰:『此心安处是吾乡』,正解此意!

桑梓小院,可安吾生之愿。随着这窗牖开合,纳凉闭寒,遍观四时之更迭,纵览天地之变幻。识盈虚有数,感万物行休,此庭可栖,此院可悟,惟以终老而心闲四野。诚如先贤所谓:『筑室数楹,编槿为篱,结茅为亭。以三亩荫竹树栽花果,二亩种蔬菜……挟书剑以伴孤寂,携琴奕以迟良友,此亦可以娱老』。于联院中得一段真情,脱巾成诗,不辩其时,联院成为文人内心观照天地的缩影。

于联院中,营造方隅胜景,林泉清涧,叠山垒石,此番山外流水野趣,正是文人心中的隐逸之怀,白居易《秋池》诗谓:『眼尘心垢见皆尽,不是秋池是道场』。一方联院,是文人对故乡田园的追索,更是文人历经世事之后,体悟自我、安顿生息的道场。院子是一种境界与智慧。可以有“春有百花秋有月”之景色,可以有“笑看风轻云淡,闲听花静鸟渲”之心态。住中式合院,过诗意般生活。

而今,在快节奏文化的当下,松草小筑、结庐联院已成为昨日旧事,而埋藏于文心之中的这抹乡愁,如一叶孤舟,漂流在时代的洪流之中。孔雀城十里湖光,带着一方中式联院,出现在世人眼前,以内敛沉稳的传统文化为出发,融入现代设计语言,为现代空间注入凝练唯美的中国古典情韵,重新定义合院,新中式风格合院应运而生。十里湖光里的中式合院,还原生活境意。更多的发现美好,贴近自然,用心去自然的每次呼吸,去感受生活中的每件美好,让埋藏在心底的乡愁,可以明朗的跃然到联院之中,让这方联院安放不安的心。心之安处,就是吾乡。

日暮乡关,归家心切,奈何路途拥堵,又添尘烦。遥望山水隐约,静思量,平生欢喜处,是吾乡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whai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hai.cc/a/895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